信用體系或將引入共享單車 嚴重失信者將無權用車

南都訊近日,國家發改委財政金融司主持召開共享單車領域信用信息共享媒體通氣會(下稱“通氣會”),明確表示下一步將建立政府部門與單車企業信用信息的共享機制,嚴重失信的用戶將不能使用共享單車。盡管如此,南都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共享單車黑產商家對這項政策不以為意。他們告...
發布時間:2017/5/6 10:17:20  關鍵字:信用體系、共享單車

信用體系或將引入共享單車嚴重失信者將無權用車

  南都訊近日,國家發改委財政金融司主持召開共享單車領域信用信息共享媒體通氣會(下稱“通氣會”),明確表示下一步將建立政府部門與單車企業信用信息的共享機制,嚴重失信的用戶將不能使用共享單車。

  盡管如此,南都記者調查發現,一些共享單車黑產商家對這項政策不以為意。他們告訴南都記者“不用管”、“我弄了上千個客人了,沒一個說有問題。”

  嚴重失信將限制使用共享單車

  國家發改委財政金融司副司長陳洪宛在通氣會上表示,共享單車作為新業態的代表,在中國各大城市興起,受到廣大市民青睞,但在快速發展的同時,也暴露了一些問題,特別是停放混亂、損壞車輛等現象普遍存在。

  他指出,要把政府部門掌握的可公開的各領域信用信息與共享單車企業共享。對嚴重違法失信的人,限制其使用共享單車,對信用狀況良好的人,可以優先使用、提供免押金等便利服務。

  南都記者注意到,某支付平臺已經開始對這一措施進行實踐。據了解,在該平臺信用分達到 650 分或 700 分以上,即可享受相應品牌共享單車免押金騎車的優惠。

  目前多少人能夠享受到這一措施?

  據公開報道,有統計顯示,以上海為例,芝麻信用分達到 650 的僅占 48.3%,芝麻信用分達到 700 分的人群比例更低至 19.9%。

  不僅如此,一些品牌的免押金措施也僅對部分城市開放。比如,ofo 小黃車僅支持杭州、上海兩個城市免押金騎車;騎唄也只支持杭州、合肥兩個城市。

  不過,據該支付平臺官方數據統計,在免掉押金的同時,租車時間縮短了 60% 至 80%,行業租金欠款率下降 52%,違章罰款欠款率下降了 27%,丟車比率下降 46%。

  不少城市已陸續出臺相關意見

  事實上,由于缺乏共享單車相關的法律法規,不少城市已經陸續出臺了一些意見或是征求意見稿,規范共享單車市場。

  前不久,《北京市鼓勵規范發展共享自行車的指導意見(試行)》正式公開征求意見。其中指出,針對盜竊、侵占、破壞等違法行為,公安機關要按照相關法律法規進行處罰;針對違法騎行及亂停亂放行為,由市公安交管部門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道路交通安全法》及《北京市非機動車停車管理辦法》對承租人給予處罰;對影響市容市貌的車輛,市城管執法部門按照《城市市容和環境衛生管理條例》、《北京市市容環境衛生條例》等法律法規進行處置。

  南京市則還將網約自行車與個人信用掛鉤。《南京市促進網約自行車健康發展的若干意見(征求意見稿)》提出,使用者故意損壞、盜竊網約自行車或者違反道路交通通行有關規定、違規停放自行車的,由公安機關、城市管理等有關部門依據各自職責依法處理,并將其違法違規信息納入個人信用記錄;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其刑事責任。

  陳洪宛指出,要解決好停放混亂、損壞車輛等問題,最重要的就是引入信用手段。

  中國政法大學朱巍也表示,“去年底交通部針對網約車出臺了細則進行規范。盡管就共享單車而言,不太可能出臺專門的法律,但包括北京在內的一些城市已頒布了共享單車新政。”

  南都記者注意到,共享單車的規范問題在廣州也引起了很大關注。

  今年廣州市兩會期間,5 名廣州市政協委員就如何規范共享單車聯名提案,建議由廣州市交委牽頭,聯動城管、建委、國規委、交警等多個部門,出臺“私人自行車及共享自行車的管理辦法”。

  他們表示,隨著共享單車數量日益增多、使用需求不斷上升,單車在通行路權、停車管理、安全保障等方面的問題也逐漸顯現,特別突出的是部分區域存在單車無

  路可通,及亂停亂放導致嚴重侵占公共道路等問題。因而建議,要將隨意停放、肆意放大自身便利的行為,列入個人信用體系,至少應影響在共享單車平臺的信用指數。

  公開報道顯示,廣州市交通部門對此表示,已收集意見,將進行研究。

  黑產工作人員表示“隨它去”

  共享單車信用信息將納入國家信用體系會有何影響?

  國家發改委資料顯示,截至目前,據不完全統計,全國法院累計公布失信被執行人 722.92 萬例,民航部門限制購買機票 667.13 萬人次,鐵路部門限制購買列車軟臥、高鐵和其他動車組一等座以上車票 248.67 萬人次,工商部門限制擔任各類企業法定代表人、董事、監事、高級管理人員 7.1 萬余人次。僅拒絕申請貸款、辦理信用卡 55.7 萬余筆,涉及資金超過 71 億元。

  在 Q Q 上搜索共享單車免費/認證群,能搜到大量相關的群,不少都能從事解鎖、認證相關黑產業務,且價格比官方售價要便宜得多。

  這些商家不僅接受并處理客戶申請的業務,還對外發展下線。只要交一定金額的代理費,即可成為相應級別的代理,并能以內部價辦理這些業務。

  近日,南都記者以應聘代理的身份加入多個共享單車認證 Q Q 群。群公告顯示,僅需 11 .8 元就可將自己的共享單車賬號認證為學生賬號。由于 ofo 等共享單車對師生采取的是免押金使用的優惠,其余用戶則必須繳納 99 元的押金,所以該項服務在互聯網黑產中相當熱門。

  黑產商家告訴南都記者,代理分為三級。成為三級代理,需交費 26 元,之后每認證一單的價格為 10 元;二級代理費 52 元,之后認證價格為 9 元/單;一級代理費為 88 元,認證價格也最低,每單 8 元。商家指導記者稱,目前外面一般賣 20 元/單,這邊代理可以賣十五六元,從而賺差價。

  這些黑產商家是如何將非學生的賬號認證為不需押金的學生賬號的?黑產商家表示很簡單,只要代理將需要認證的手機號發給群主,群主即可以代為認證。無論哪里的手機號“都可以”。黑產商家還讓南都記者放心,“學生證我們自己的,沒有別人的”,并稱“就怕你單子少”。當南都記者表示擔心,若代為認證的用戶出現了一些違規行為,失信行為是否會影響該學生證對應人員時,黑產商家不以為意:“不管它”、“隨它去”。

  她告訴南都記者,“我弄了上千個客人了,沒有一個說有問題,奮斗去吧。”

  “薅羊毛黨”或使學生“代過”?

  到底事實是不是真的如黑產商家所說的那么簡單呢?如果將自己的學生證或其他證件借給別人認證身份,出現失信行為時,這筆“賬”該記在誰的頭上?

  中國政法大學教授朱巍告訴南都記者,上述提到的用學生賬戶認證騎共享單車的行為,由于行為和人之間有差異,可能會出現學生“代為受過”的情況。而且,個人信息、財產信息這些數據一旦泄露,對個人的信息安全也會帶來威脅。因而他認為,這種“薅羊毛”的行為應當禁止。

  但是,朱巍也補充道,目前技術還不能做到對非本人的行為進行判斷。“從知情權角度,如果發現個人信用降低了,可以要求采集單位說明,如果有誤則有權要求更正。”

  采寫:南都記者 -卜羽勤 // 實習生 - 黃馳波

江苏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