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自面對困局 樂視賈躍亭的退與TCL李東生的進

王珍近期,家電圈里最熱的新聞就是,賈躍亭的退與李東生的進。賈躍亭不再擔任樂視網的總經理,李東生成為TCL集團的第一大股東,一退、一進,都是為了企業突破目前的困境,打開新的成長空間。他們都是彩電業的男神,一個用“內容+硬件”的互聯網玩法在彩電...
發布時間:2017/5/25 14:51:20  關鍵字:賈躍亭、李東生

  王珍

  近期,家電圈里最熱的新聞就是,賈躍亭的退與李東生的進。

  賈躍亭不再擔任樂視網的總經理,李東生成為 TCL 集團的第一大股東,一退、一進,都是為了企業突破目前的困境,打開新的成長空間。

  他們都是彩電業的男神,一個用“內容+硬件”的互聯網玩法在彩電界闖出名堂;另一個用產業鏈的打法,打造了中國第一家打通彩電、手機的面板和整機上下游產業鏈的企業。

  他們都敢冒險,老賈玩生態,玩出七個子系統,從影視、體育、彩電、手機、汽車、視頻網站,到金融;老李曾在國際上接連進行湯姆遜彩電和阿爾卡特手機兩大并購項目,2009 年又斥資百億元進軍面板行業。

  他們都有世界的胸懷,一個想創造中國的蘋果,人稱賈布斯;另一個想締造中國的三星,立志吃透產業鏈,繼面板之后,還在芯片領域布局。

  他們當下都有各自急需面對的困局。賈躍亭擴張太快,資金鏈緊張,所以要退,出讓部分股權,不再兼任上市公司總經理,樂視生態做減法,聚焦核心業務,以求提升盈利能力;同時,規范公司治理,避免上市公司資金再次被挪用。

  李東生要面對的是,TCL 連續三年在千億左右徘徊,怎樣才能再上一個新臺階?他通過與兩個員工合伙企業簽訂一致行動協議,從實際控制人變為第一大股東,加強公司控制,提升決策效率,防止惡意收購。

  賈躍亭與李東生還有交集。李東生為加快子公司 TCL 多媒體的互聯網轉型,兩年前向賈躍亭拋出繡球。賈躍亭也看好 TCL 旗下華星光電的面板資源和 TCL 的彩電生產能力。2015 年 12 月,樂視簽約以 22.7 億港元入股 TCL 多媒體 20.1%,成為后者的第二大股東,至今樂視在 TCL 多媒體還有兩個非執行董事席位。

  不過,老賈沒有幫成老李。TCL 多媒體今年春天,與阿里、騰訊合作,成立了互聯網電視子品牌雷鳥,據說是樂視幫忙 TCL 互聯網電視運營的開機廣告分成沒有按計劃給到 TCL。樂視彩電的主要代工生產商,也不是 TCL,而是冠捷(TPV)。

  成長還是要靠自己。李東生當年經受國際化并購陣痛時,2006 年以《鷹的重生》一文來反思自己,喚醒 TCL 內部員工的斗志,重新點燃團隊的激情,歷經八年,讓 TCL 站上千億臺階。如今,如何打贏互聯網轉型、征戰國際化的戰役,需要再一次鷹的重生。

  賈躍亭去年年底也反思自己擴張太快,底盤不穩。在擴張的欲望與生存的現實之間,如何平衡好,賈躍亭需要更加理性。現在他說在卸任上市公司樂視網總經理之后,他的更多精力將投入樂視汽車,而電動汽車行業目前卻仍然處于燒錢的階段。

  企業家和企業都像人一樣,有青春期的沖動,也會有成熟期的沉穩。

  常常把“顛覆”、“生態化反”掛在嘴邊的賈躍亭,也許到了該從沖動走向沉穩的時候了。融創創始人孫宏斌向樂視注資超過 150 億元,不是沒有要求的。引入救世主,最終一山難容二虎的例子,在雷士照明就曾上演過。

  一向沉穩的李東生,卻要帶著團隊,重燃青春的激情,讓千億企業也有靈活的身軀。TCL 要從智能、互聯網應用上突破,彩電才能彎道超車,追趕上前面的三星、LG。所謂互聯網思維,最終是用戶思維,粉絲營銷只是表面,用匠心把核心技術、產品質量、研發創新、供應鏈效率做到位才是根本。硬(件)的更硬,軟(件)的更軟,這離不開團隊的全情投入。

  總之,老賈要向老李學習實業思維,老李要向老賈學習互聯網思維。曾經他倆的手握在一起,未來他們會共同參與“搶凳子”游戲,因為彩電業的互聯網泡沫已經退潮,每個玩家都要生存下來,備好足夠的糧食(利潤),才能拿到未來互聯網電視贏家的船票。

  中怡康的副總裁彭煜認為,賈躍亭與李東生在退進之間,其實就是資本運作與傳統產業的碰撞當中,資本的逐利性與傳統產業的沉穩性在一個相對短期的時間窗口內出現了一個階段性的結果。而傳統產業在以時間換空間的戰略性競爭過程中終于等到了一個轉換機會。

江苏时时彩正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