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眾銀行與網商銀行去年營收均增長9倍,民營銀行的春天來了?

民營銀行于2014年開始試點,2015年,首批5家試點銀行微眾銀行、網商銀行、華瑞銀行、金城銀行、民商銀行均開業。在過去的2016年,這五家銀行均度過了一個完整的會計年度。最近,5家之中除了溫州民商銀行外,其余四家均發布了2016年年報。數據顯示,四家銀行均實現盈利,微眾...
發布時間:2017/7/9 14:46:20  關鍵字:微眾銀行、網商銀行

微眾銀行與網商銀行去年營收均增長 9 倍,民營銀行的春天這么快就來了?

  民營銀行于 2014 年開始試點,2015 年,首批 5 家試點銀行微眾銀行、網商銀行、華瑞銀行、金城銀行、民商銀行均開業。在過去的 2016 年,這五家銀行均度過了一個完整的會計年度。最近,5 家之中除了溫州民商銀行外,其余四家均發布了 2016 年年報。數據顯示,四家銀行均實現盈利,微眾銀行與網商銀行的營收均是 2015 年的 10 倍左右,也就是說一年內收入增長了 9 倍。

  四家民營銀行實現盈利

  深圳微眾銀行

  微眾銀行近日發布的 2016 年年報顯示,2016 年營業收入為 24.5 億元,其中,利息凈收入為 18.4 億元,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為 5.6 億元。歷史數據顯示,微眾銀行 2015 年營業收入為 2.3 億元,其中利息凈收入為 1.95 億元,手續費及傭金凈收入為 2660 萬元。也就是說,今年的營收是去年的十倍多。

  利潤方面,微眾銀行 2016 年扭虧為盈、實現凈利潤 4.01 億元。2015 年為虧損 5.8 億元。營收與利潤大漲,主要源自核心產品“微粒貸”放貸規模迅速擴大。

  “微粒貸”作為全線上運營的信貸產品,基于大數據風控技術,依托微信和手機 QQ 提供個人小額信用貸款。截至 2016 年末,“微粒貸”產品累計發放貸款 1987 億元,筆均放款約 8000 元。而在 “微粒貸”上線一周年時公布的數據顯示,截至 2016 年 5 月 15 日,微粒貸累計發放貸款超 400 億元。簡單計算一下,微粒貸在 2016 剩下的 7 個月里放貸規模猛增,達到 1500 多億。

  大量放貸帶來資產規模與貸款余額的增長。截至 2016 年末,微眾銀行資產總額為 520 億元,同比增加 424 億元,增幅 440%,其中,各項貸款余額 308 億元,同比增加 269 億元,增幅 697%。不良率為 0.32%。

  除了微粒貸這樣的消費金融產品,微眾銀行目前還有直通銀行(也就是直銷銀行)與汽車金融業務。

  在直通銀行方面,截止年末開通客戶達 160 萬人,管理資產余額達到 222 億元。

  在汽車金融方面,與多個互聯網平臺合作,將信貸產品嵌入消費場景,發展電商二手車平臺融資服務,“微車貸”年末貸款余額達到 55 億元,比年初增長了 22 倍。

  通過以上數據可以發現,核心產品微粒貸上市兩年來,隨著風控模型不斷試錯,風控體系逐步成型,逐步向更多人群推廣,從而帶來放款規模的迅速放大,利息收入、手續費收入均大增,覆蓋掉資金成本以及各種開發支出,利潤也得以轉負為正。

  當前微眾銀行主要收入與利潤來源都來自于微粒貸產品,直通銀行業務和車貸業務目前規模都尚小。利潤大增固然可喜,不過收入大部分源自于 2016 年消費信貸的大爆發,部分貸款還款周期是 12 個月或者 24 個月,還沒有走過一個周期,資產質量還需要進一步觀察。

  微眾銀行表示,2016 年溢價完成了增資擴股,在騰訊保持股比不變的同時,引進了有戰略價值的新股東,凈資本增長超過 1 倍,資本充足率超過 20%。

  下一步,在鞏固消費金融業務的同時,微眾銀行表示要積極探索新業務領域,包括直通銀行、小微企業金融、與微信支付結合的存款業務、創新支付等方面,力求找到2-3 個有特色、可持續的新業務。

  浙江網商銀行

  網商銀行近日也發布了 2016 年年報。報告顯示,2016 年網商銀行營業收入為 26.36 億元,凈利潤為 3.15 億元,2015 年網商銀行的營業收入為 2.52 億元,凈虧損為 6874 萬元。也就是說,網商銀行 2016 年的收入也是前一年的十倍多,凈利潤也實現由負轉正。與微眾銀行相比,網商銀行營收更高,但凈利潤略低。

  截至 2016 年末,網商銀行資產總額約 615 億元,同比增幅 103%。其中,貸款余額約 329 億元,同比增幅 351%;截至 2016 年 12 月末,網商銀行累計向小微企業發放貸款 879 億元,服務小微企業客戶數 277 萬戶,戶均貸款余額約為 1.5 萬元。截至 2016 年 12 月末,資本充足率為 11.07%。

  與微眾銀行目前以消費信貸為主不同,網商銀行主要圍繞阿里電商體系,經營“網商貸”、“旺農貸”等產品,服務對象主要是小微企業與農戶。大家所熟知的螞蟻花唄、借唄等消費金融產品是網商銀行大股東螞蟻金服的產品,并不在網商銀行體系內。網商銀行在發展戰略中也表示,其主要服務于小微企業、農村市場以及各類中小金融機構。

  上海華瑞銀行

  2016 年,上海華瑞銀行營收為 6.61 億元,增長 157%;凈利潤 1.42 億元,增長 32 倍。報告期末資產總額 309.83 億元,貸款余額 104.65 億元。不良資產率為0。

  截止 2016 年底,華瑞銀行資產總額約 309.83 億元,同比增長 48.92%,資本充足率為 14.32%。

  華瑞銀行的業務主要包括自貿業務、互聯網業務與科創金融業務。

  自貿業務方面,主要包括一站式跨境投資匯款服務、供應鏈金融業務、自貿區跨境金融業務等;

  互聯網業務方面,開通了直銷銀行、移動微銀行,并上線了綜合金融服務“極限 SDK”產品,將投資、融資、支付、存管等服務通過 SDK 開放給中小企業。另外,還上線了線上小額現金貸產品。

  科創金融方面,主要是投貸聯動業務,以貸為主,輔以認股期權。

  天津金城銀行

  2016 年,金城銀行實現營業收入 5.51 億元,同比增長約 130%;實現凈利潤 1.28 億元,同比增長約 250%。

  截至報告期末,金城銀行資產總額 220.41 億元,增長 40%,各項貸款余額 69 億元,資本充足率 24.94%。不良貸款率為 0.01%。

  金城銀行特點是公貸公存,存款和貸款客戶都是企業。貸款業務主要是供應鏈金融業務,以及為參與政府采購的中小企業提供流動資金支持。

  兩家互聯網銀行數據領先

  從幾家銀行數據對比看,網商銀行資產規模與營收最高,微眾銀行利潤最高。金城銀行、華瑞銀行數據比兩家互聯網銀行都要低。

  四家民營銀行年報數據對比

  就規模來看,無論是資產規模,還是貸款余額,網商銀行都處于領先地位,微眾銀行位居次席。他們的規模在整個銀行業處于什么地位?

  中國銀行業協會發布的 2016 年中國前 100 家銀行排名(按核心一級資本規模排序)顯示,進入全國銀行業前 100 強的銀行最低資產總額在 900 億左右,另外有多家銀行資產規模在 1000 億左右。網易財經發布的中國金融 500 強榜單顯示,資產規模過千億的銀行有 115 家。

  微眾銀行去年資產規模增長超 4 倍,網商銀行資產規模也翻倍。這意味著如果延續這樣的增速,基于目前五六百億的基數,兩家銀行在 2017 年有望進入全國銀行業 100 名左右(以資產規模計)。

  微眾銀行客戶主要是個人用戶,借款用途主要是個人消費,隨著大數據風控模型逐步成型,客戶增長可能更具爆發性。目前微粒貸主動授信超過 7000 萬人,開通用戶超過 1500 萬人,而微信和 QQ 活躍用戶都有幾億。潛力還有不小。

  網商銀行客戶主要是電商商戶與農戶,生產性貸款居多,客戶數量會少于微眾銀行,不過單個客戶貸款金融更高。2016 年網商銀行服務小微客戶 277 萬。雖然阿里并未公布整體商家數量,不過目前口碑平臺上的入駐商家就超 200 萬,再加上阿里 B2B、淘寶、天貓、速賣通、支付寶、菜鳥的商戶,數量應該還是遠超目前網商銀行的客戶數。未來可挖掘的客戶數量還是不少的。

  這兩家銀行都是互聯網銀行,背后股東可以提供用戶資源與數據。隨著線上風控模型的完善,在不考慮資金供給的前提下,客戶數量有實現指數級的增長。

  不過可能存在的問題是,二者目前開發的客戶都是相對優質的客戶,如信用級別較高的個人用戶,在淘寶天貓平臺上有很不錯的信用狀況的商戶,以及在騰訊、阿里的體系內留下很多數據的客戶。這些客戶數量總是有限的,將來要進一步把客戶群體進一步做深做透,客戶的數據可能不再豐富,信用狀況也整體下降,這對兩家銀行的信用評價能力提出了更高要求,需要用更精準的經過迭代的模型來篩選出合適的客戶。

  華瑞銀行與金城銀行都是線下銀行,在發展模式上與傳統銀行沒有本質區別,增長沒有互聯網銀行那么快。這并不是否認這兩家銀行的價值,二者在服務當地經濟實體經濟與中小企業上都有很多探索,只是在發展速度上會落后于互聯網銀行。

  當然,資產規模的增長只是衡量銀行業的一方面而已,如果沒有風控能力的保障,資產規模的擴張反而是一個危險的舉動。兩家線下銀行資產規模不及互聯網銀行,不過不良資產率卻低于互聯網銀行。

  另外值得注意的是,網商銀行目前資本充足率在四家銀行中最低,只有 11%。微眾銀行在 2016 年進行了一輪融資,資本充足率達到了 20%。而且微眾銀行資產周轉更快。2016 年微眾銀行將近 2000 億的放貸規模,年底貸款余額只有 308 億;網商銀行一年將近 900 億的放貸規模,年底貸款余額 329 億。網商銀行未來或許需要進一步補充資本,來支撐資產業務的增長。

  銀行業并非增長越快越好

  營收與凈利潤大幅增長,并不意味著民營銀行的春天已經來臨。這是發展的開始,也是挑戰的開始。目前的幾家民營銀行只是經歷了一個會計周期,一部分資產的還款周期還沒結束,更沒有經歷一個完整的經濟周期,資產質量還沒有接受實質性考驗。

  對于這些尚年幼的民營銀行而言,最重要的不是快速增加放貸規模去賺取更多利潤,而是找準自己的定位后著力構建自己在資產運營與風險控制方面的能力。

  近日在與美利金融 CEO 劉雁南交流時,劉雁南談及銀行股為什么估值低的問題,談了兩點原因。個人認為有一定道理。

  首先,與其他行業相比,銀行業的利潤雖然很大,卻是風險更高的利潤。未來在宏觀經濟不景氣,或者自身風控出現問題,可能形成的損失會將前幾年的利潤吞噬。

  其次,銀行業利潤的增長受制于資金成本,放貸規模的增長必然伴隨著資金成本的增加,不像互聯網行業那樣達到一個臨界點后邊際成本可以為0。這意味著在資金的約束下銀行業的增長更多還是線性增長。

  對于民營銀行尤其是微眾、網商兩家互聯網銀行而言,營收與利潤的大幅增長肯定不是常態。2015 年剛開始營業,形成的營收與利潤基數都比較低,所以 2016 年增速驚人。隨著基數的抬高,以及獲取新客戶難度可能逐漸加大,二者的增速會回落。而且在資金荒的大背景下,二者的負債能力能否跟得上資產規模的擴張,也是需要考慮的問題。

江苏时时彩正规吗